习近平:发挥中医药优势·推动中西医结合深入发展

  近日,习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明确要求“发挥中医药优势,彰显中医药责任和能力,推动中西医结合深入发展,促进以往的中西医结合模式由拼盘、辅助、从属向“中医主导的中西医结合模式”跃升“。

  这是基于疫情发展形势做出的科学判断,事实也证明这一指示非常及时准确,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为什么这次疫情防控,我们必须要以“中医主导、西医支持的融合模式”?

  1.面对疾病,中西医有何不同策略

  过去一百年生命科学研究日新月异,人类已经完成了人类基因组测序,从分子生物学踏入了合成生物学时代,甚至开始尝试设计和构建人造生命。但是,人类对生命的认知仍然是粗浅的。我们可以设计和建造极其复杂的航天飞机,但是我们并不清楚跟一个最低等的生命体大肠杆菌相比,两者谁更复杂。毫无疑问,对于更加复杂和高等的生命体,人体的运行机制与我们而言仍是黑箱,这个复杂系统的作用机制我们并不十分清楚。

  西医对于疾病的治疗是针对黑箱的输入,输入清楚的,就比较容易治疗。比如知道是细菌感染,那就用抗生素杀灭。这种输入比较单一、明确,又有针对性的药物的疾病治疗是西医最擅长的。但是,如果输入多而复杂,不是单一因素,那西医就会比较棘手。比如肿瘤、代谢性疾病等复杂性疾病或慢性疾病,治疗就比较困难。

  输入包括各种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致病因子(如各种细菌、病毒)……而且会随着时间空间千变万化。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就是一种新的病毒。这绝不是人类发现的最后一个致病因子,未来必然还会有新的病毒或细菌。

  面对同样的黑箱,中医有不同的思维。它不是基于输入,而是基于输出。这个输出就是致病因素输入黑箱后人体的反应,根据人体的反应来“辨证”制定治疗方案,这就是中医治疗疾病的原理。不管是什么类型的输入,不管有多少种输入,人体的反应是有限的,就是《伤寒论》中六经辨证基础。我们今天的人类跟2000年前张仲景的时代的人类没有什么不同,面对致病因素的侵袭,人体的反应是一样的。“证”相同,那治疗的原则就相同,这就是为什么中医可以异病同治、同病异治。应对人体的反应、不同的证候,在中医学中有成熟的技术和方法,有许多方药组合可以应对。对这些药物组方的规律,临床的应用,既有自成体系的成熟理论,也有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所以,中医治疗的策略并不需要穷究病原体是什么,也并不一定寻找新药。这就是伤寒论上所讲的‘有是证、用是方’、‘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也就是中医治病的精髓所在,即辨证施治。

  从输入去控制,就得知道输入的是什么,所以西医“以变应变”,特别需要知道病原体是什么,然后才可能找到相应的办法,开发针对性的药物,否则无能为力。但是关心输入,往往会忽视个体的差异性。相同的疾病,每个人的反应也是不同的。因此,西医越来越意识到个性化治疗的重要性。

  中医从输出来控制,不需要知道输入的是什么,只需要关心人体的反应,即证候的变化。这些变化是有限的,收敛的,从而“以不变应万变”。最大的好处,就是它看到的是每个个体对输入的不同反应,所以会给与差异化的药方应对。对于人体的工作原理,脏腑的关系,中医有一套完整自洽的理论体系。这套理论体系指导从理法方药指导临床,被证明是有效的,特别是针对人类未知的新疾病类型或复杂性疾病,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

  2.西医“精确的无能为力”与中医“模糊的药到病除”

  此次武汉新冠肺炎的病原体是一种人类首次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无论是诊断还是治疗,对于西医都是一项全新的课题。尽管科学家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病原体,但在疫情初期,基于病毒核酸的诊断方法因为其灵敏度、特异性等造成的“假阴性”问题,准确诊断一度成为重要的瓶颈。许多病人因为不能及时确诊,未能第一时间有效隔离或施以治疗。随着疫情的严重,许多临床医生强烈推荐以CT影像作为目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首选诊断方法。CT阳性和病毒核酸检测阴性的患者,也要被纳入隔离治疗,非常时期“宁错勿漏”。但势必也会带来一些因为其他病原体引起的肺炎的错误用药和过度治疗问题。而对于新冠肺炎的治疗,西医基于抗病毒的治疗策略,迄今仍没有针对性的特效药。这些反映出西医治疗思维中的短板:精确但无能为力。

  据《中国疫病史鉴》记载,从西汉到清末,中国至少发生过321次大型瘟疫。中医的有效预防和治疗,在有限的地域和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的蔓延。此次疫情,中医国家队在第一时间就给出了诊疗方案,并在全国推广使用,各地方也结合实际,制定了自己的中医药诊疗方案。中医中药再次在抗击疫情中展现出明显的优势。

  在疫情初期,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就发布了《清肺排毒汤》推荐各地使用的通知。根据近期中西医临床治疗及疗效观察情况,4个试点省份运用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病例214例,3天为一个疗程,总有效率达90%以上,其中60%以上患者症状和影像学表现改善明显,30%患者症状平稳且无加重。

  根据香港商报的最新报道,纯中医疗法在新冠肺炎治疗中的有效率是87.5%,而中西医结合有效率可达92.3%。

  张伯礼院士主持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研究表明,中西医结合治疗组出院时其他伴随症状消失率87.9%、CT影像好转率88.2%、临床治愈率94.1%、转院率8.8%、普通型转重型及危重型发生率5.9%及死亡率为0,西医治疗组转院率22.2%、普通型转重型及危重型发生率35.3%及死亡率为5.6%,显著优于西医治疗组。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病例数据也清晰的表明,甘肃、宁夏、湖南、上海、浙江等治愈率较高的区域,正是因为中医的较早全面介入。事实证明,中医介入越早,中西医结合越紧密的区域,治愈率越高,死亡率越低。与此形成对比的,医疗条件更先进,但接受纯西医治疗的香港共有56例确诊患者,完全接受西医治疗,仅有1例患者出院,1例患者死亡,治愈率仅1.78%。

  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庆幸,只有中国同时具有两套独立的医学体系,在疫情来临的时候携手抗击疫情。在抗击疫情的战役中,中西医各有优势,中医中药具有独特的优势,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历史上,中医曾数百次与瘟疫交手,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西班牙大流感、欧洲黑死病、全球鼠疫那样一次瘟疫就造成数千万人死亡的悲剧。未来面临复杂的全球生物安全局势,中医药也将发挥独特的作用,继续造福人类。这次疫情中所建立的“中医主导、西医支持的融合模式”,将成为我国生物安全防控体系中的杀手锏,催生新的医学模式诞生,并在公共卫生和国防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