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发热的中医辨证论治

  (一)辨证论证

  1.感染邪毒证

  主症:产后高热寒战,热势不退,小腹疼痛拒按,恶露量或多或少,色紫暗如败酱,气臭秽,心烦口渴,尿少色黄,大便燥结,舌红苔黄,脉数有力。

  陕西中医师承培训治法:清热解毒,凉血化瘀。

  方药:五味消毒饮(《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合失笑散加减。常用金银花、野菊花、蒲公英、紫花地丁、天葵子、蒲黄、五灵脂、丹皮、赤芍、鱼腥草、益母草等。

  若高热不退,大汗出,烦渴引饮,家虚大而数者,属热盛伤津之候,治宜清热除烦,益气生津,方用白虎加人参汤,若持续高热,小腹疼痛剧烈,拒按,恶露不畅,秽臭如脓,烦渴引饮,大便燥结,舌紫暗,苔黄而燥,脉弦数者排脓通腑,方用大黄牡丹皮汤(《金圆要略》)加败酱草、红膜、为热毒与瘀血互结胞中。治宜清热逐痛。胎盘残留宫腔者,在抗感染下行清宫术。本型发热,因产积、益母草。如有盆腔脓肿,则要强弱有别,所感邪毒种类不同,故临床证候错综复杂,变化迅速。邪毒向内传变与阳搏,热毒可入营血,甚而逆传心包,当迅速救~2周寒战、高热反复发作,抗菌治疗无效,或见下肢肿胀发硬,皮肤发白,小腿胖肠肌与脉炎,是产褥感染的一种特殊形式,与压痛,甚者痛不可着地,舌暗脉弦,此为盆腔血栓性严重并发症。中医可按“脉痹”论治,热毒、瘀阻与湿邪留滞经脉肌肤是其主要病机,治疗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祛湿通络为主,可选抵当汤(《金透要略》)合四妙勇安汤(《验方新编》)随症加减。热退后须继续巩固治疗,以避免产后身痛等后遗症的发生。

  2.外感证

  主症:产后恶寒发热,鼻流清涕,头痛,肢体酸痛,无汗,舌苔薄白,脉浮紧。

  上海师承培训治法:养血祛风,疏解表邪。

  方药:荆穗四物汤加减。常用当归、白芍、川芍、白茫、荆莽、防风、苏叶等。

  若症见发热,微恶风寒,头痛身痛,咳嗽痰黄,口于咽痛,微汗或无汗,舌红,苔薄黄,脉浮数,此为外感风热之邪。治宜辛凉解表,疏风清热,方用银翘散(《温病条辨》)。若邪入少阳,症见寒热往来,口苦咽干,目眩,默默不欲食,脉弦,治宜和解少阳,方选小柴胡汤(《伤寒论》)加味。

  若产时正值炎热酷暑季节,症见身热多汗,口渴心烦,体倦少气,舌红少津,脉虚数,为外感暑热,气津两伤。首先应改善暑热环境,降温通风。治宜清暑益气,养阴生津,方用王氏清暑益气汤(《温热经纬》)。若暑入心营,神昏檐语,灼热烦躁,甚或昏迷不醒,或碎然昏倒,不省人事,身热肢厥,气喘不语,牙关紧闭,舌蜂脉数者,治宜凉营泄热,清心开窍,方用清营汤(《温病条辨》)送服安宫牛黄丸(《温病条辨》)或紫雪丹(《温病条辨》)或至宝丹(《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如失治、误治均可致阳气暴脱,阴液衰竭,而出现昏迷、汗出、肢厥、脉微欲绝等危候,治宜益气养阴,回阳固脱,用生脉散合参附汤。

  3.血瘀证

  主症:产后寒热时作,恶露不下,或下亦甚少,色紫蹈有块,小腹疼痛拒按,舌质紫黯或有瘀点脉弦。

  广东师承培训治法:活血化瘀,和营退热

  方药:生化汤(《傅青主女科》)加减。常用当归、川芍、桃仁、炮姜、炙甘草、丹参、益母草等。

  4.血虚证

  主症:产后低热不退,腹痛绵绵,喜按,恶露量或多或少,色淡质稀,自汗,头晕心悸,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数。

  治法:补血益气,和营退热

  方药:补中益气汤(《脾胃论》)加减。常用党参、黄芪、甘草、当归、陈皮、升麻、柴胡、白术地骨皮等。

  若阴虚火旺,症见午后潮热,巅红口渴,大便干燥,舌红苔少,脉细数者,治宜滋阴养血,和营清热,方选加减一阴煎(《景岳全书》)加白薇、青葛、鉴甲。

  (二)转归与预后

  产后发热的预后由于病因不同而各异。若属血虚、血瘀、外感发热者,病情较缓,经积极合理有效治疗,很快即可痊愈。中暑发热,病势较急,若治不及时,可致阴阳离决,危及生命。感染邪毒发热是产后发热中的危急重症,及时治疗抢救,可痉愈。若失治、误治,以致邪毒内传,热入营血,逆传心包甚则热深厥脱,可危及生命,预后不良,即使抢救成功,亦可造成多器官功能损伤而成产后虚损。(六)预防与调摄。

  1.加强孕期保健,注意均衡营养,增强体质,孕晚期应禁房事。

  2.正确处理分娩,产程中严格无菌操作,尽量避免产道损伤和产后出血,有损伤者应及时仔细缝合。

  3.产褥期应避风寒,慎起居,保持外阴清洁,严禁房事,以防外邪入侵。

  4.产后取半卧位,有利于恶露排出。

  5.中医师承论坛建议,防患于未然,凡有产道污染、产道手术、胎膜早破、产后出血等感染可能者,可给予抗生素或清热解毒之品,预防病邪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