疮疡疖肿能发生在身体内部吗?

  上海中医执业医师认为,疖是指发生在肌肤浅表部位、范围较小的急性化脓性疾病。根据病因、证候不同,又可分有头病、碳站病等。其特点是肿势限局,范围多在3cm左右,突起根浅,色红、灼热、疼痛,易无头布、敛。相当于西医的疔、头皮穿凿性脓肿病。

  (一)病因病机

  常因内郁湿火,外感风邪,两相搏结,蕴阻肌肤所致;或夏秋季疖感受暑毒而生;或因天气闷热汗套肌肤,引起症子,复经播抓,破伤染毒而成。

  患疗后若处理不当,疮口过小引起脓毒涨留,或播抓染毒,致脓毒旁窜,在头顶皮肉较薄处易蔓延、而成缕站疖。

  凡体质虚弱者,由于皮毛不固,外邪容易侵袭肌肤,若伴消渴、习惯性便秘等慢性疾病阴虚内热者或牌虚便惠者,更易染毒发病,并可反复发作,缠绵难愈。

  (二)临床表现

  局部皮肤红肿疼痛,可伴有发热、口干、便秘、苔黄、脉数等症状。

  (1)有头疔:患处皮肤上有一红色结块,范围约3cm大小,灼热疼痛,突起根浅,中心有一脓头,甘脓即愈。

  (2)无头:皮肤上有一红色结块,范围约3cm左右,无脓头,表面灼热,触之疼痛,2~3天化旅,溃后多迅速愈合。

  (3)缕站:多发于儿童头部。常见两种类型:一种是坚硬型,疮形肿势虽小,但根脚坚硬,溃破非而坚硬不退,疮口愈合后还会复发,常为一处未愈,他处又生。一种是多发型,疮大如梅李,相连三五枚,溃破脓出而不易愈合,日久头皮窜空,如缕站窜穴之状。

  (4)疔病:好发于项后发际、背部、臀部。几个到几十个,反复发作,缠绵不愈。也可在身体各处放发师肿,一处将愈,他处续发,或间隔周余、月余再发。患消渴病、习惯性便秘或营养不良者易患

  (三)辨证论治

  亳州中医执业医师建议,以清热解毒为主。暑病需兼清暑化湿;病病多虚实夹杂,必须扶正固本与清热解毒并施。

  1.热毒蕴结证

  主症:常见于气实火盛患者。好发于项后发际、背部、臀部。轻者疗肿只有一两个,多则可散发全身,或筷集一处,或此愈彼起。伴发热,口渴,搜赤,便秘。苔黄,脉数。

  治法:清热解毒

  方药:五味消毒饮、黄连解毒汤加减。常用银花、野菊花、紫花地丁、天葵子、蒲公英、黄连、栀子、黄岑、黄柏等。

  2.暑热浸淫证

  主症:发于夏秋季疖,以小儿及产妇多见。局部皮肤红肿结块,灼热疼痛,根脚很浅,范围局限。可伴发热,口干,便秘,搜赤等。舌苔薄腻,脉滑数。

  治法:清暑化湿解毒。

  方药:清暑汤加减。常用连翘、花粉、赤芍、甘草、滑石、车前子、银花、泽泻、淡竹叶等。

  3.体虚毒恋,阴虚内热证

  主症:病肿常此愈彼起,不断发生,或散发全身各处,或固定一处,病肿较大,易转变成有头宜。常伴口干唇燥,舌质红,苔薄,脉细数。

  治法:养阴清热解毒。

  方药:仙方活命饮合增液汤加减。常用穿山甲、皂角刺、当归尾、甘草、银花、赤芍、乳香、没药、天花粉、陈皮、防风、贝母、白芷、生地黄、玄参、麦冬等

  4.体虚毒恋,脾胃虚弱证

  主症:疸肿泛发全身各处,成脓、收口时间均较长,脓水稀薄。常伴面色萎黄,神疲乏力,纳少便渡。舌质淡或边有齿痕,苔薄,脉湍。

  治法:健脾和胃,清化湿热。

  方药:五神汤合参苓白术散加减。常用获苓、银花、牛膝、车前子、紫花地丁、白扁豆、党参、白术、炙甘草、山药、莲子肉、桔梗、意改仁、砂仁等。

  (四)外治法

  贵阳中医执业医师建议使用该法可以从以下3个方面入手。

  1.初起小者用千锤膏盖贴或三黄洗剂外捺;大者用金黄散或玉露散调成糊状敷于患处,或紫金键水调外敷。

  2.脓成宜切开排脓,深者可用药线引流。脓尽用生肌散掺白玉膏收口。

  3.蜡站疖宜做十字形剪开。若有死骨,待松动时用摄子钳出。可配合垫棉法,使皮肉粘连而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