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外治法常用的4种药:膏药、油膏、箍围药与渗药

  1.膏药

  膏药古代称薄贴,现称硬膏。其作用是因其富有黏性,敷贴患处,能固定患部,使患部减少活动;保护溃疡疮面,可以避免外来刺激和毒邪感染。膏药使用前加温软化,趁热敷贴患部,使患部得到较长时间的热疗,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增加抗病能力。

  适应证:一切外科疾病初起、成脓、溃后各个阶段,均可应用。

  用法:太乙膏、千垂膏可用于红肿热痛明显之阳证疮疡,为肿疡、溃疡的通用方。初起贴之能消,已成贴之能溃,溃后贴之能去腐。太乙膏性偏清凉,功能消肿、清火、解毒、生肌。千垂膏性偏寒凉,功能消肿、解毒、提脓、去腐、止痛。阳和解凝膏用于疮形不红不热、漫肿无头之阴证疮疡未溃者,功能温经和阳,祛风散寒,调气活血,化痰通络。咬头膏具有腐蚀性,功能蚀破疮头,适用于肿疡脓成,不能自破,以及患者不愿接受手术切开排脓者。

  2.油膏

  基柱堂中医培训怎么样?油膏是将药物与油类煎熬或捣匀成膏的制剂,现称软膏。目前,油膏的基质有猪脂、羊脂、松脂、麻油、黄蜡、白蜡以及凡士林等。在应用上,其优点有柔软、滑润、无板硬粘着不舒的感觉,尤其对病灶的凹陷折缝之处,或大面积的溃疡,使用油膏更为适宜,故近代常用油膏来代替膏药。

  适应证:适用于肿疡、溃疡、皮肤病糜烂结痴渗液不多者以及肛门病等。

  用法:肿疡期:金黄膏、玉露膏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散瘀化痰的作用,适用于疮疡阳证。金黄膏长于除湿化痰,对肿而有结块,尤其是急性炎症控制后形成的慢性迁延性炎症更为适宜。玉露膏性偏寒凉,对燃红灼热明显、肿势散漫者效果较佳。冲和膏有活血止痛、疏风祛寒、消肿软坚的作用,适用于半阴半阳证。回阳玉龙膏有温经散寒、活血化瘀的作用,适用于阴证。溃疡期:可选用生肌玉红膏、红油膏、生肌白玉膏。生肌玉红膏功能活血去腐,解毒止痛,润肤生肌收口,适用于一切溃疡腐肉未脱、新肉未生之时,或日久不能收口者。红油膏功能防腐生肌,适用于一切溃疡。生肌白玉膏功能润肤生肌收敛,适用于溃疡腐肉已净,疮口不敛者,以及乳头皱裂、肛裂等病;疯油膏功能润燥杀虫止痒,适用于牛皮癣、慢性湿疮、缎裂等。青黛散油膏功能收湿止痒,清热解毒,适用于蛇串疮、急慢性湿疮等皮肤燃红痒痛、渗液不多之症,亦可用于昨腮以及对各种油膏过敏者。消痔膏、黄连膏功能消痔退肿止痛,适用于内痔脱出、赞皮外痔、血栓外痔等出血、水肿、疼痛之症。

  3.箍围药

  和围药古称敷贴,是药粉和液体调制成的糊剂,具有箍集围聚、收束疮毒的作用。用于肿疡初期,健其消散;若毒已结聚,也能促使疮缩小,趋于局限,早日成脓和破费;即使肿疡破费,余肿未消。

  适应证:凡外痛不论初起、成脓及溃后,肿势散漫不聚而无集中之硬块者,均可使用本法用法:金黄散、玉露散可用于红肿热痛明显的阳证疮疡;疮形肿而不高,痛而不甚,微红微热,半阴半阳证者,可用冲和散;疮形不红不热,漫肿无头属阴证者,可用回阳玉龙散。

  御生堂中医馆在哪里?撞围药使用时,是将药粉与各种不同的液体调制成糊状。以醋调者,取其散瘀解毒;以酒调者其助行药力;以葱、姜、非、蒜捣汁调者,取其辛香散邪;以菊花汁、丝瓜叶汁、银花露调者,取其清凉解毒,而其中用丝瓜叶汁调制的玉露散治疗暑天病肿效果较好;以鸡子清调者,取其缓和刺激;以油类调者,取其润泽肌肤。总之,阳证多用菊花汁、银花露或冷茶汁调制,半阴半阳证多用葱、姜、非热汁或用蜂蜜调制,阴证多用醋、酒用于外疡初起时,箍围药宜敷满整个病变部位。若毒已结聚,或溃后余肿未消,宜敷于患处四周不要完全涂布。敷贴应超过肿势。

  注意点:凡外疡初起,肿块局限者,一般宜用消散药。阳证不能用热性药敷贴,以免助长火毒;阴证不能用寒性药敷贴,以免寒湿凝滞不化。箍围药敷后干燥之时,宜时时用液体湿润,以免药物剥落及干板不舒。

  4.渗药

  将各种不同的药物研成粉末,根据制方规律,并按其不同的作用,配伍成方,用时掺布于膏药或油膏上,或直接掺布于病变部位,谓之掺药,古称散剂,现称粉剂。掺药种类很多,常用的有:

  (1)消散药:将具有渗透和消散作用的药粉,掺布于膏药或油膏上,贴于患处,可以直接发挥药力使疮疡蕴结之毒移深居浅,肿消毒散

  适应证:适用于肿疡初起,而肿势局限尚未成脓者。

  用法:阳毒内消散、红灵丹具有活血止痛、消肿化痰之功,适用于一切阳证。阴毒内消散、桂屏散、黑退消有温经活血、破坚化痰、散风逐寒之功,适用于一切阴证。

  注意点:若病变部肿势不局限者,选用箍围药较宜。

  (2)提脓去腐药:提脓去腐是处理溃疡早期的一种基本方法。

  适应证:凡溃疡初期,脓栓未溶,腐肉未脱,或脓水不净,新肉未生的阶段,均宜使用。

  用法:提脓去腐的主药是升丹,升丹以其配制原料种类多少的不同,而有小升丹和大升丹之分。小升丹又称三仙丹,其配制的处方中只有水银、火硝和明巩三种原料。大升丹的配制处方除上述三种药品外,尚有皂巩、朱砂、雄黄及铅等。升药又可依其炼制所得成品的颜色而分为“红升”和“黄升”两种。

  临床使用时,若疮口大者,可掺于疮口上;疮口小者,可粘附在药线上插入,亦可掺于膏药、油膏上盖贴。注意升丹因药性太猛,须加赋形药使用,常用的有九一丹、八二丹、七三丹、五五丹、九黄丹等。在腐肉已脱,脓水已少的情况下,更宜减少升丹含量。此外,尚有不含升丹的提脓祛腐药,如黑虎丹,可用于升丹的过敏者。

  注意点:升丹属有毒刺激药品,凡对升丹过敏者应禁用;对大面积疮面,应慎用,以防过多的吸收而发生隶中毒。凡见不明原因的高热、乏力、口有金属味等求中毒症状时,应立即停用。若病变在眼部、唇部附近者,宜慎用,以免强烈的腐蚀有损容貌。此外,升丹放置陈久使用,可使药性缓和而减轻疼痛。升丹为秉制剂,宜用黑瓶贮藏,以免氧化变质。

  (3)腐蚀药与平餐药:腐蚀药又称追蚀药,具有腐蚀组织的作用,掺布患处,能使疮疡不正常的组织得以腐蚀枯落。平餐药具有平复餐肉的作用,能使疮口增生的資肉回缩。

  适应证:凡肿疡在脓未溃时;痔疮、凛病、赞宪、息肉等病;溃疡破溃以后,疮口太小,引流不畅;疮口僵硬,資肉突出,腐肉不脱等妨碍收口时,均可使用。

  用法:白降丹,适用于溃疡疮口太小,脓腐难去,用桑皮纸或丝棉纸做成裹药,插于疮口,使疮口开大,脓腐易出;如肿疡脓成不能穿溃,同时素体虚弱,而不愿接受手术治疗者,也可用白降丹少许,水调和,点放疮顶,代刀破头;其他如赞疵,点之可以腐蚀枯落;另有以米糊作条,用于凛病,则能起攻溃拔核的作用:枯痔散一般用于痔疮,将此药涂敷于特核表面,能使其焦枯脱落;三晶一条枪插入患处,能腐蚀漏管,也可以蚀去内痔,攻溃凉病;平肾丹是于疮面肾肉突出,掺药其上,能使肾肉平复。注意点:腐蚀药一般含有录、碱成分,因录、甜的腐蚀力:其他药物大,在应用时必须谨慎。尤其在头面、指、趾等肉薄近骨之处,不宜使用过烈的腐蚀药物。即使需,必须加赋形药减低其药力,以免伤及周围正常组织,待腐蚀目的达到,即应改用其他提脓去腐或生肌收口药。不要长期、过量使用,以免引起承中毒。对秉、砚过敏者,则应禁用。

  (4)祛腐生肌药:具有提脓去腐、解毒活血、生肌收敛的作用,掺敷在创面上,能改善溃疡局部血液循环,促使脓腐液化脱落,促进新肉生长。

  应证:溃疡日久,腐肉难脱,新肉不生;或腐肉已脱,新肉不长,久不收口者

  用法:取药粉适量,直接掺布在创面上;或制成药捻,插入创口内。回阳玉龙散用于溃疡属阴证腐肉难脱,肉芽暗红,或腐肉已脱,肉芽灰白,新肉不长者,具有温阳活血、去腐生肌之功;月白珍玩散、拔毒生肌散用于溃疡阳证。黄芪六一散、回阳生肌散用于溃疡虚证,脓水清稀,久不收口

  (5)生肌收口药:具有解毒、收敛、促进新肉生长的作用,掺敷疮面能使疮口加速愈合。疮疡溃后,当脓水将尽,或腐脱新生时,若仅靠机体的修复能力来长肉收口则较为缓慢,因此,生肌收口也是处理溃疡的一种基本方法。

  适应证:凡溃疡腐肉已脱、脓水将尽时,均可

  用法:常用的生肌收口药,如生肌散、八宝丹等,不论阴证、阳证,均可掺布于疮面上应用注意点:脓毒未清、腐肉未净时,若早用生肌收口药,则不仅无益,反增溃烂,延缓治愈,甚至引起迫毒内攻之变;若已成痿管之证,即使用之,勉强收口,仍可复溃,此时配以手术治疗,方能达到治愈目的;若溃疡肉色灰淡而少红活,新肉生长缓慢,则宜配合内服药补养和食物营养,内外兼施,以助新生;若廉疮日久难敛,则宜配以绑腿缠缚,改善局部的血液循环。

  (6)止血药:具有收涩凝血的作用,掺敷于出血之处,外用纱布包扎固定,可以促使创口血液凝固,达到止血的目的。

  适应证:适用于溃疡或创伤出血,凡属于小络损伤而出血者,可以使用

  用法:桃花散适用于溃疡出血;如圣金刀散适用于创伤性出血;云南白药对于溃疡出血、创伤性出血均可使用。其他如三七粉,调成糊状涂敷患部,也有止血作用。

  注意点:若大出血时,必须配合手术与内治等方法急救,以免因出血不止而引起晕厥之变7)清热收涩药:具有清热收涩止痒的作用,掺扑于皮肤病糜烂渗液不多的皮损处,达到消肿、干燥、止痒的目的。

  适应证:适用于一切皮肤病急性或亚急性皮炎而渗液不多者。

  用法:常用的有青黛散,以其清热止痒的作用较强,故用于皮肤病大片潮红丘疹而无渗液者;三石散收涩生肌作用较好,故用于皮肤糜烂,稍有渗液而无红热之时,可直接干扑于皮损处,或先涂上一层油剂后再扑三石散,外加包扎。

  注意点:一般不用于表皮糜烂、渗液较多的皮损处,用后反使渗液不能流出,容易导致自身过敏性皮炎;亦不宜用于毛发生长的部位,因药粉不能直接掺扑于皮损处,同时粉末与毛发易粘结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