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证的中医辨证分型,这6点不容忽视

  按照中医师承对喘证的定义,它主要有风寒壅肺证、表寒肺热证、痰浊阻肺证、肺气郁痹证、肺气虚耗证、肾虚不纳证等6种类型,辩证时需结合诊治要点、治疗原则等有区别的对待。

  1.辨证要点

  实喘者呼吸深长有余,呼出为快,气粗声高,伴有痰鸣咳嗽,脉数有力,病势多急;虚喘者呼吸短促难续,深吸为快,气怯声低,少有痰鸣咳嗽,脉微弱或浮大中空,病势徐缓,时轻时重,遇劳则甚。

  2.治疗原则

  实喘治肺,以祛邪利气为主,区别寒、热、痰、气的不同,分别采用温化宣肺、清化肃肺、化痰理气的方法。

  虚喘以培补摄纳为主,或补肺,或健脾,或益肾,阳虚则温补,阴虚则滋养。至于虚实夹杂,寒热互见者,又当根据具体情况分清主次,权衡标本,辨证选方用药。

  此外,由于喘证多继发于各种急慢性疾病中,所以中医确有专长人员建议,临床上不能见喘治喘,还应当注意积极地治疗原发病。

  3.证治分类

  (1)风寒壅肺证

  主症:喘息咳逆,呼吸急促,胸部胀闷,痰多稀薄而带泡沫,色白质黏,常有头痛,恶寒,或有发热,口不渴,无汗,舌苔薄白而滑,脉浮紧。

  治法:宣肺散寒。

  方药:麻黄汤合华盖散加减。常用麻黄、紫苏子、半夏、橘红、杏仁、紫苑、白前。

  风寒壅肺证,若表证明显,寒热无汗,头身疼痛,加桂枝以配麻黄解表散寒;寒痰较重,痰白清稀,量多起沫,加细辛、生姜温肺化痰;如寒饮伏肺,复感客寒而引发者,可用小青龙汤发表温里。

  (2)表寒肺热证

  主症:喘逆上气,胸胀或痛,息粗鼻扇,咳而不爽,吐痰稠黏,伴形寒,身热,烦闷,身痛,有汗或无汗,口渴,舌苔薄白或罩黄,舌边红,脉浮数或滑。

  治法:解表清里,化痰平喘。

  方药:麻杏石甘汤加味。常用麻黄、杏仁、石膏、甘草、黄岑、桑白皮、苏子、半夏、款冬花。

  表寒肺热证,表寒重加桂枝解表散寒;痰热重,痰黄黏稠量多,加瓜萎、贝母清化痰热;痰鸣息涌加筝劳子、射干泻肺消痰,这是中医师承报考条件要求大家必须掌握的内之一。

  (3)痰浊阻肺证

  主症:喘而胸满闷塞,甚则胸盈仰息,咳嗽,痰多黏腻色白,咯吐不利,兼有呕恶,食少,口黏不渴,舌苔白腻,脉滑或湍。

  治法:祛痰降逆,宣肺平喘。

  方药:二陈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常用半夏、陈皮、茯苓、苏子、白芥子、莱旅子、杏仁、紫苑、旋覆花。

  痰浊阻肺证,痰从寒化,色白清稀,畏寒,加干姜、细辛;痰浊郁而化热,按痰热证治疗

  (4)肺气郁痹证

  主症:喘促症状每遇情志刺激而诱发,发时突然呼吸短促,息粗气憋,胸闷胸痛,咽中如空,但喉中痰鸣不著,或无痰声。平素常多忧思抑郁,失眠,心悸。苔薄,脉弦。

  治法:开郁降气平喘。

  方药:五磨饮子加减。常用沉香、木香、厚朴花、积壳、苏子、金沸草、代猪石、杏仁。

  肺气郁痹证,肝郁气滞较著,加用柴胡、郁金、青皮疏理肝气;若有心悸、失眠者加百合、合欢皮、酸枣仁、远志等宁心安神;若气滞腹胀,大便秘结,可加用大黄以降气通腑,即六磨汤之意。

  (5)肺气虚耗证

  主症:喘促短气,气怯声低,喉有射声,咳声低弱,痰吐稀薄,自汗畏风,或见咳沦,痰少质黏,烦热而渴,咽喉不利,面颧潮红,舌质淡红或有苔剥,脉软弱或细数。

  治法:补肺益气养阴。

  方药:生脉散合补肺汤加减。常用党参、黄芪、冬虫夏草、五味子、炙甘草。

  肺气虚耗证,偏阴虚者加补肺养阴之品,如沙参、麦冬、玉竹、百合、河子;兼中气虚弱,肺脾同病,清气下陷,食少便渡,腹中气坠者,配合补中益气汤,补脾养肺,益气升陷。

  (6)肾虚不纳证

  主症:喘促日久,动则喘甚,呼多吸少,气不得续,形瘦神惫,附肿,汗出肢冷,面青唇紫,舌淡苔白或黑而润滑,脉微细或沉弱;或见喘咳,面红烦躁,口咽干燥,足冷,汗出如油,舌红少津,脉细数。

  治法:补肾纳气。

  方药:金圆肾气丸合参蛤散加减。常用附子、肉桂、山英肉、冬虫夏草、胡桃肉、紫河车、熟地黄、山药、当归、人参、蛤纷。

  肾虚不纳证,若表现为肾阴虚者,不宜辛燥,宜用七味都气丸合生脉散加减以滋阴纳气,药用生地、天门冬、麦门冬、龟板胶、当归养阴,五味子、河子敛肺纳气;若喘息渐平,善后调理可常服紫河车、胡桃肉以补肾固本纳气,通过中医调理也可以达到上述效果。